您的位置 首页 美容

车敏洙:定段等于拿到“乞丐免状” 年轻棋手到烤肉店打工

车敏洙五段 车敏洙五段是传奇棋士,他打进过富士通杯八强,在美国当过赌王,练过咏春拳,打过自由搏击,他的传奇生涯还拍成韩剧《ALL IN》。车敏洙五段还是中国围棋界的老朋友,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为中国棋坛创办过友情杯。

车敏洙:定段等于拿到“乞丐免状” 年轻棋手到烤肉店打工

车敏洙五段

车敏洙五段是传奇棋士,他打进过富士通杯八强,在美国当过赌王,练过咏春拳,打过自由搏击,他的传奇生涯还拍成韩剧《ALL IN》。车敏洙五段还是中国围棋界的老朋友,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为中国棋坛创办过友情杯。

今年2月12日,车敏洙五段从幕后站出来竞选韩国棋院职业棋士会会长,并以过半票当选第34代棋士会会长。以下是韩《乌鹭网》的采访。

“经济大恐慌席卷世界之时,罗斯福总统下令建造200米高的胡佛大厦。当时人们说,造如此高的水坝肯定会崩坍,但是一位天才建筑师愣是设计出了不会垮塌的水坝。巨大的水泥柱相互支撑着维持平衡,1936年竣工的大坝至今坚固无比。”

“夏威夷的威基基海滩,因侵蚀作用原来没有沙滩。但是夏威夷在海底修筑拦截海沙流失的围墙,又从澳洲买来沙子打造出了世界上最美的沙滩。这个沙滩,就是从一个人‘要打造世界最美沙滩’的念头起步的。”

“毋庸讳言,现在围棋界确实遭遇了困难。如果认为不可能再扭转过来,那么剩下的就只有绝望了。一旦有了挫败感,什么事都做不成。挫败感之下,还没有动手做就已经乏力了。中国有句老话,愚公移山也是从第一块石头开始搬起。我亦是如此,就是从第一块石头开始搬起。”

2月12日,韩国棋院职业棋士会进行会长选举,车敏洙五段在第一轮投票就获得过半票数,以压倒性的优势当选韩国棋院职业棋士会第34代会长。车敏洙五段1951年生,他的年纪比曹薰铉九段还要大两岁。车敏洙五段早就是隐入幕后的元老棋士,但是他忽然出现在了一线。

其实,元老棋士当选棋士会会长本身足够成为韩国围棋界的一大话题。2011年崔圭丙九段以三十年龄段当选棋士会会长,之后金孝贞、梁健、孙根气三位年轻棋手先后当选棋士会会长。七年过去,职业棋士会的“大权”又落入了元老棋士手中。

除去没有投票权的少年棋士,共有260名棋士参加投票,车敏洙获得了其中的145票(55.94%)。参加投票大多数是年轻棋手,但是车敏洙五段获得过半票数,这本身就够令人惊异。

展开全文

是什么促使快七十岁的元老棋士出马竞选棋士会会长呢?曾经被誉为“车八强”的富士通杯明星,在美国跻身百万富翁之列的人究竟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站出来当棋士会会长呢?车敏洙五段许诺“不收任何津贴报酬”(棋士会会长一年有5000万韩元的津贴),那么他出马究竟图什么,或者想做什么?

车敏洙五段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开口讲了“胡佛大坝”和“威基基海滩”的故事。

车敏洙:定段等于拿到“乞丐免状” 年轻棋手到烤肉店打工

车敏洙五段

-明年你就七十岁了。在这个年龄出马当现役的棋士会会长,必有足够的动机或者觉悟吧?

“我已经多次说过,是因为现在的年轻棋手定段后仍无收入,促使我站出来竞选棋士会会长。韩国棋院在籍378名棋手中,年收入不到200万韩元(约1万2000元人民币)的棋手占60%。韩国棋院排名第50位的棋手年收入才不过2000万韩元(约12万元人民币),之下就根本不用想了。

现在,韩国棋院只有GS杯这一项比赛所有棋手都可参赛,而且支付对局费。相比韩国全国业余联赛都有胜局和负局对局费,加上队里给的胜局奖金每盘都能拿到50万韩元(约3000元人民币),而职业棋战现在基本都是零对局费。韩国职业棋战大多采用奖金制,棋手只有连赢五六盘进本赛才能拿到对局费。

因为棋战枯竭,棋手们的收入无从谈起。我听说一些年轻棋手到烤肉店打工,为了多赚1000块钱(韩元,约6块人民币)干烧炭火的活儿,我听了胸口发闷。

我的围棋才能究竟如何?限度在哪里?还有多少成长空间?多少年轻棋手失去了可自我衡量的时机,更没有舞台和机会,难道要坐视这种现状持续下去吗?

我们当年,包括国际棋战一年可打的棋战最多达到十七个,而且不少比赛设循环圈。大棋战的循环圈一盘500万韩元(约3万元人民币)对局费,循环圈打完光对局费就7000万韩元。当年的7000万韩元,币值和现在比起来简直就像梦一样。

现在的元老棋手,无论如何都经历过当年的黄金期。我发表竞选纲领时强调过,我并不是为了元老棋士的权益竞选棋士会会长。

有一段时间,中国和日本也羡慕过韩国,但现在倒过来了。日本现在七大棋战尚存活,而且支付对局费,棋战依然报纸主办。而韩国现在别说是报纸,就是企业也是嫌闹赤字不办比赛了。

这种局面下,让30岁的棋士会会长抛头露面和企业主们周旋办比赛,有些说不过去吧?这不是有没有能力的问题,三十岁也就是社会职场上刚刚做到代理(课长以下,新入职员之上)的年龄。我觉得,棋士会会长还是由年龄辈分高、有社会人脉的人来当为好。我出马竞选,也是基于这个理由。”

车敏洙:定段等于拿到“乞丐免状” 年轻棋手到烤肉店打工

1989年第2届富士通杯车敏洙作为美国代表出战,连胜山城宏、大平修三打入八强,图为车敏洙和曹薰铉争四强席位

-棋士会虽然是联谊性质的组织,但在围棋界是最具影响力的团体。但是,棋士会会长并不拥有如韩国棋院行政机构般的决策和执行的权柄。棋士会会长并不处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位置,也没有那个权限。现在,哪怕是韩国棋院总裁想置办一个棋战比登天还难。但是你竞选公约上许诺两年任期内置办五个棋战。你不认为这个公约事实上很难兑现吗?

“我必兑现我许诺的公约。说实话,近四百名职业棋手全都参赛的棋战规模太大,确实不容易置办。不过,现在的棋士群按世代、年龄、性别呈多样性,所以也没必要一味坚持千篇一律的棋战方式。坦率说不同世代和年龄层间,实力的差距很明显,所以起步我首先想置办约百名棋手参赛的小规模棋战。

办比赛,当然要拉企业的赞助,但之前有必要挖掘自身拥有的资源。棋战预算眼巴巴的全部依赖一家企业的赞助,其实彼此都有负担和压力。如果谋求多家赞助,成事的可能性就更大。深度挖潜围棋界自身的软硬环境,同时也可以期待棋迷们自发的捐助。我正在了解棋士会章程上有没有权限处理棋迷的捐助。

此外,棋战的形式需要细细的掰开。如10~20岁年龄段可下的棋战、30~40岁年龄段可下的棋战、以及女子棋战、新锐棋战等,按此细分参赛棋手的人数会少很多,对局费就可以支付了。

到4月,第25届LG预赛就要打响。但是今年因新冠病毒疫情,无法打综合海选,只能按国家和地区各自打选拔赛。而韩国,难得国内棋手自个儿打预赛,我就想准这个机会建议改换到支付对局费的赛制(LG杯是奖金制,预赛没有对局费)。当然,一下子要改换过来确实不容易,我已郑重拜托LG杯的主办方朝鲜日报社,哪怕少点,够一顿饭钱、车钱就可以。”

车敏洙:定段等于拿到“乞丐免状” 年轻棋手到烤肉店打工

车敏洙是美国一代赌王

-既然韩国棋院不掏自己的钱办赛,结构上只能向企业或者赞助商伸手,而且所有棋战也是靠这种方式维持至今。但是,围棋界似乎不怎么花心思考虑该怎么回报赞助者。哪怕是最热心的棋迷,如果感受不到回报也会凉下来吧?韩国棋院和职业棋手们,是不是有必要反省这个问题呢?

“你说的很对,正好戳到痛处了。不少赞助过围棋的企业人,其实很看不惯围棋界运转的方式。他们要么不再赞助棋战,要么就不再当韩国棋院的理事了。我首先准备向他们伸出手,把他们请回围棋界来。此外,我想给棋士会立一个账户,然后了解一下会不会扣税。

我当然会向所有的赞助者真诚致谢。哪怕千言万谢来传达感激之情也都不过分。过去,李厚洛先生(原韩中情局局长)、金宇中总裁给予围棋界太多的帮助。金宇中总裁还曾让60多名职业棋手就职企业。GS集团的徐东洙会长,任韩国棋院总裁期间为围棋界花了几十亿韩元。即使现在,GS集团一如既往运营棋战,而且组队出战韩联赛。在此也向赞助GG拍卖杯的姜明周会长、举办大舟杯的金大旭代表衷心致谢。当然还有三星火灾杯和农心杯的主办方。更不用说不离不弃守候围棋的棋迷们。

迄今为止,韩国围棋界一直吝啬于表达感激之情。所以,棋士会准备向所有支持围棋的企业和赞助人颁发感谢牌。我们也准备塑金宇中总裁的铜像。向所有支持围棋的人表达感激之情,我想棋士会最适合站出来。”

车敏洙:定段等于拿到“乞丐免状” 年轻棋手到烤肉店打工

车敏洙的传奇生涯被拍成韩剧《ALL IN》

-无论置办棋战还是支付对局费,其实很值得担忧。现在韩国棋院在籍职业棋手已超过370人,真的能担当起来吗?而且棋战奖金制是趋势,而且预算有限,怎么可能向所有参赛者支付对局费?甚至会有逆时代潮流的非难和谴责。

“韩国棋院现行的定段制度,相当于穷困人家光生崽。每年定段人数达到17~20名,这个数字究竟合不合理很需要深刻反思。每年定段人数膨胀到这个程度,大概历届韩国棋院总长都经营围棋道场不无关系。

每年定段数放大到二十人,真的能挖掘出世界级棋手吗?现在有不少人这么诘问。最近,打韩国全国业余联赛的业余棋手们之间流传这样一句话:你职业定段就完蛋了。我不知道这是一句玩笑话还是在自嘲。不过这些业余棋手们还说定段了等于是拿到‘乞丐免状’。也就是说业余棋手一旦定段,所有的收入一下子就会没了。过去,一旦定段大伙儿都会开心得舞蹈起来……总之我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一下子改变所有的现状,但我会努力找到头绪一点一点改变面貌。

我反复说过,我会置办按年龄、性别划分的丰富多样的棋战。按这种思路,像LG杯综合预选等所有棋手都可参赛的比赛,其实可以限制元老棋手参赛。坦率说元老棋手已没有竞争力,不可能靠实力比拼过关(译注:想到了徐奉洙九段)。如果约束参赛人数,就会有支付对局费的余地。

虽然业余爱好者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但对职业棋手来说对局费和相关尊严,而不在于多或者少。如金寅国手,一个棋战取消对局费的瞬间,他就会立刻不参赛。”

(未完待续)

韩《乌鹭网》 郑容轸主编、金秀洸记者 蓝烈编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淘币综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aobii.com/39771.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06696204@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