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他泼了主席台上的孔祥熙一脸墨汁然后扬长而去,却被蒋介石请回来复职

▲石瑛任南京市长时在居所前留影石瑛(1878-1943年),湖北阳新人。曾任欧洲同盟会负责人、孙文秘书、北大教授、湖北建设厅厅长、武汉大学工学院院长、南京市市长、湖北省参议会议长等职。 身为国民党元老级要员,石瑛坚持乘火车坐三等车,乘轮船坐统舱,平日生活也是节衣缩食,被称为“三等车主义”、“民国第一清官”。

他泼了主席台上的孔祥熙一脸墨汁然后扬长而去,却被蒋介石请回来复职

▲石瑛任南京市长时在居所前留影

石瑛(1878-1943年),湖北阳新人。曾任欧洲同盟会负责人、孙文秘书、北大教授、湖北建设厅厅长、武汉大学工学院院长、南京市市长、湖北省参议会议长等职。 身为国民党元老级要员,石瑛坚持乘火车坐三等车,乘轮船坐统舱,平日生活也是节衣缩食,被称为“三等车主义”、“民国第一清官”。

当年,辛亥革命成功,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宋霭龄为总统英文秘书,石瑛则是总统的机要秘书兼禁烟总局局长。石瑛大宋霭龄十几岁,与刚从美国留学归来不久的宋霭龄相比,他已有丰富的革命经历,此前曾和孙中山奔走英、法、德、意,在布鲁塞尔创建了侨居国外的第一个民主革命组织――欧洲同盟会。两人在总统府一起任职时,宋霭龄曾受过石瑛许多关照,交情匪浅。孙中山辞职后,宋霭龄跟随孙中山流亡日本,石瑛则受孙中山之托,回湖北创建同盟会湖北支部并为主盟人。1924年,国民党第一届全国代表大会,孙中山亲定石瑛为中央执行委员,此后为历届中央委员。他任过厅长、部长、市长、校长、省议长,他勤政爱民,清苦廉洁,做出过许多令人难以理解的怪事,因此与同在南方政坛的湖北人士严重、张难先并称为“湖北三怪”。

石瑛亲自上门催缴税款,遭孔二小姐阻拦

石瑛在上世纪30年代初,任南京市长。他选择了一个有魄力、有能力、自身廉洁的胡忠民做南京的税务局长。两人下了决心,要以“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无畏劲头,向那些抗税不交的豪门大户下家伙。

石瑛和胡忠民摸了一段时间情况,感到税收所以收不上来,主要是政府中一些大人物带头不纳税。前家不缴,后家当然也不愿缴,而且理由又简单又充分。两人商量来商量去,决定从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和工商部长孔祥熙身上开刀。

孔家的祥记公司在南京有分号,宋霭龄做股票债券生意,孔祥熙倒卖过几处房产,以前的不算,仅近两年孔家就应缴税款4500大洋。清清楚楚的催缴税款单派专人送到了孔家,末尾注明限三日内缴清。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税款自然没有缴上。

胡忠民亲自出马,来孔家催要。孔祥熙和宋霭龄都没出面,只有孔二小姐抱着双肘横在院子里。

展开全文

“税收是国家主要财源,纳税是公民必尽职责,拖延要加收罚款,抗拒要受法律制裁!”胡忠民一字一顿地说。

孔二小姐乜斜着眼:“你是哪位?”

胡忠民递上“名片”:“南京市税务局局长胡忠民。”

“南京――税务局长――哈哈,哈哈……”孔二小姐放肆地浪笑着。

胡忠民不为所动:“不是我向你要钱,是你们欠国家的税款!”

孔二小姐又一次狂笑:“我们欠国家的?你真会说笑话!国家是谁?国家就是我们!委员长是我姨夫,财政部长是我舅舅,实业部长是我爸爸,他们就是国家,应该由其他人给我们送钱,而不是让我们给别人出钱!”

胡忠民看这样下去永远没有结果,只好说:“二小姐,这税款的事其实是大人们的事,是不是请你爸爸妈妈出来谈谈?”

“我爸爸妈妈见你?门儿也没有!”孔二小姐不留一点余地。

“抗税不交,后果自负!”胡忠民强硬起来。

“你想怎样?”孔二小姐做出对抗到底的架式。

“税警团!上,搬取实物,折抵税款!”胡忠民拿出最后一招。

“警卫连!有强盗来了,看好院子!”孔二小姐大声招呼。

双方剑拔弩张,紧张对峙。

石瑛适时进了孔家。

石瑛对着跃跃欲试的税警团说:“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的任务是对付那些抗税不交的刁民,这儿是政府孔部长家,孔部长会不知道带头遵守国家法令的重要?”

“孔先生和孔夫人都是著名的慈善家和社会福利活动家。想来今天的税款已经备齐,要不要我顺便带回去?”石瑛说。

“税款,没有!”孔二小姐依旧强硬。

石瑛苦口婆心:“二小姐,你给你父母说说,那么多捐赠的东西都拿出来了,这么一点税款算什么呢?早点交了在全市带个好头,也是很有意义的。”

“那可不一样!”孔二小姐声音拉得长长的,“捐助前线,谁不说好?可把钱给你们,能得着什么?白花钱的事,我们不干!”

孔祥熙税后报复南京市,石瑛掷出大墨盒

石瑛只好使出杀手锏:“我这里有一个启事,请你交给孔部长过目。如果有修改意见,今晚8点以前通知我;没有意见,明天报纸就照样刊登了。”

孔二小姐接过来就要撕,石瑛提醒说:“那是副本,没有修改意见,明天见报!”接着又对其他人大声说:“税警团,保护纳税人安全!在这里没有完税以前,门前设岗位,严格盘查一切进出人员!”

石瑛头也不回地返回了市政府。

又是在门前设岗位,又是登报,这明明是给孔部长出洋相,石瑛真要做绝事了。

当天下班前,孔家派人把税款送到了税务局。

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也派人如期缴纳了税款。

南京的商贾权贵们一个个破天荒地交齐了税款。

石瑛整顿税收打了个大胜仗,可也为自己埋伏下了一场危机。

他泼了主席台上的孔祥熙一脸墨汁然后扬长而去,却被蒋介石请回来复职

▲孔祥熙

升任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后的孔祥熙,接到了铁道部划拨给南京市12万元协助款的报告,这件事情本已先开会议定,但孔祥熙却挥笔批示:“铁路经费紧张,此议取消!”

1934年1月,国民党中委会议正在举行,身着进口毛料西服的孔祥熙坐在主席台前,正为会后的盛大晚宴和旁边的人窃窃私语。石瑛匆匆来到孔祥熙面前,厉声质问:“你为什么取消铁道部给南京市的协助款?”

孔祥熙猝不及防,有些结巴地说:“这个,经费困难啊……”

石瑛热血涌上脑门:“经费困难!可南京从一个中等城市跃为首都,增加了多少中央机关?这些机关除了大官员,还有小职员,人口增加五倍还多!增加这么多人,要开商店,要修道路,要办学校。市政的经费就不困难了吗?”

孔祥熙听着石瑛的连珠炮,已经稳住了阵脚,乘对方喘气之机,不凉不酸地说:“我听说石市长整顿税收成效卓著,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呀!”

显然,孔祥熙没有忘记自己一下子交几千块大洋的事,他取消协助款就是有意向石瑛报复。

石瑛明白了孔祥熙取消协助款的真正原因所在,不禁大怒,语气也尖刻起来:“可你也不要忘了,南京市一年的财政收入还不到你现有家产的百分之一!”

“你放肆!”孔祥熙拍案而起,手指石瑛鼻子。

石瑛哪里受得了孔祥熙的这般侮辱。他顺手抓起桌上的大墨盒,就向孔祥熙头上掷去。墨盒未伤着孔祥熙的皮肉,墨汁却泼了孔祥熙一脸,进口毛料西服也玷污了一大片,让孔祥熙狼狈不堪,待人们围上来劝解时,石瑛快步离开会场,扬长而去。

石瑛知道孔祥熙是最得宠的新贵,这样的人处处和自己作对,南京市长怎能当好?他回去就写下辞呈,回武汉去了。

倒是蒋介石深知石瑛的耿直:他骂过孙科,打过戴季陶,辱过陈果夫,冒犯过汪精卫,向邵元冲摔过藤椅,顶撞过林森……只因总是那些人理屈,才无可奈何。今天跟孔祥熙的冲突,传播开来还是对孔祥熙不利,于是立即派人敦请石瑛复职,并亲自保证恢复铁道部的协助款,石瑛才答应回来。

——摘选自《山西首富孔祥熙》 东方出版社出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淘币综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aobii.com/39387.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06696204@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