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被困武汉的打工者:只剩3盒泡面的时候,我决定去找工作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中国新闻网”(ID:cns2012)】 最近,记者收到很多来自武汉的“线索信息”。其中一条来自一位在武汉的打工者,被困围城,他向记者寻求帮助,希望能在关门闭户的武汉城中,找一份可以糊口的工作。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中国新闻网”(ID:cns2012)】

最近,记者收到很多来自武汉的“线索信息”。其中一条来自一位在武汉的打工者,被困围城,他向记者寻求帮助,希望能在关门闭户的武汉城中,找一份可以糊口的工作。

加了微信好友之后的几天,这位自称“吴彦祖”的年轻人,跟记者讲述了他的一段特殊的求职路。

一切都是从1月23日开始的。这天凌晨2点,近千万市民还在睡梦之中的时候,武汉市宣布自10时起关闭离汉通道。在剩下的8个小时里,加油站爆满,高速路拥堵,不少人连夜出城。

被困武汉的打工者:只剩3盒泡面的时候,我决定去找工作

农历大年初二,武汉市街道上市民戴口罩出行。中新社记者 杨程晨 摄

疫情前夜:睡懒觉错过离开的窗口期

如果一切顺利,按照计划,1月23号本该是小祖回湖北黄石陪爸妈过年的日子。

这是23岁的小祖在武汉的第三年。他做过当天结算工资的临时工,也做过奶茶店和水果店的店长。疫情暴发前,他是武汉当地邮政局的一名快递分拣员,赚着130-160元一天的日结工资。

小祖最早听说这场疫情是在2019年12月底。工作的同事和朋友圈里的消息隐约都在说:武汉发现一种不明原因的病毒。

“那时还是挺关注这个事的。”他说。然而没过多久,又看到新闻说,关于疫情的消息是有人造谣。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消息真真假假,有人说疫情是真的,有人说这只是谣传,小祖也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他和当时大多数的市民一样,还是按部就班地生活,没有戴口罩,也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

真正意识到情况可能比较严重的时候,已经是1月下旬。那天,自诩是游戏强者的小祖去网咖打游戏,虽然门口没有任何提示戴口罩的说明,但小祖看到,网咖里所有人都戴着口罩,而自己由于没戴,被工作人员赶了出来。

展开全文

1月22号,小祖去附近小超市买了些口罩,1块钱1个。 “上面一股塑料味儿,戴了一会儿人难受。” 他觉得这些口罩是小黑作坊生产的。

这天晚上,他依然玩游戏玩到很晚,临近午夜才睡下,第二天起床时已将近中午,小祖看到消息:武汉市宣布自10时起关闭离汉通道。

“没走不是因为不想,是因为睡懒觉。”

被困武汉的打工者:只剩3盒泡面的时候,我决定去找工作

资料图:武汉街道 中新社记者 邹浩 摄

疫情暴发:我需要一份工作

由于房租到期,小祖退了租住的房子,在黄陂找了一家招待所安身,住宿费一天30块。

大约6平米的房间只容得下一张单人床和一张桌子,虽然人们已经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但是招待所并没有任何消毒措施,新换的白色床品上沾着不明黄渍。

城市里,一开始还只是公共交通全部停运,偶尔还能见到出租车在马路上跑着,后来,出租车也看不见了。

小祖以为这样的情况只会持续几天,他买了些泡面、八宝粥、小零食等,窝在床上打游戏,告诉家人他很好,过两天解禁了就回去;不能回家过年,他给家人和女朋友发了红包,自己身上剩了1000块钱。

这一待就是半个月,除了刷新每天不断上涨的确诊人数之外,他最关注的是英雄联盟的比赛。

那些天,武汉天气不太好,阴冷潮湿。小祖偶尔几次出门买吃的,看到平时常去的网咖都逐渐关了门,可供购物的商店也一家家地减少,一开始还有大型超市开着,后来只剩下街角不起眼的小卖部还在勉强维持,街上冷冷清清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淘币综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aobii.com/38767.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06696204@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