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滞留武汉后,我带着出生3天的儿子住在车上 | 疫中人⑭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何雾 编辑 | 1 记者 | 何雾 编辑 | 1 湖北省黄冈市市民阮祥银带着“熊猫血”妻子赴汉分娩。孩子顺利出生后,他们却卡在一张通行证上,武汉当地也没有酒店能够接收他们。阮祥银只能带着岳母、妻子和刚出生的儿子住在车上。

滞留武汉后,我带着出生3天的儿子住在车上 | 疫中人⑭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何雾

编辑 |

1

记者 | 何雾

编辑 |

1

湖北省黄冈市市民阮祥银带着“熊猫血”妻子赴汉分娩。孩子顺利出生后,他们却卡在一张通行证上,武汉当地也没有酒店能够接收他们。阮祥银只能带着岳母、妻子和刚出生的儿子住在车上。

2020年2月24日晚,在武汉市洪山区防疫指挥部的协调安排下,阮祥银住进了该辖区内的一家酒店,结束了数天车上的生活。

以下是阮祥银的口述:

我是黄冈市红安县人,今年31岁,从事汽车行业,大女儿今年2岁了,去年妻子又怀了孕。但我们喜忧参半。

我的妻子是“熊猫血”(Rh血型),生育本来就是很麻烦的事。临到分娩,没想到又遇到新冠肺炎这么大的事。

滞留武汉后,我带着出生3天的儿子住在车上 | 疫中人⑭

展开全文

我们到红安县医院和黄冈市医院产检的时候,医生们明确告诉我们,整个地区都缺这个血,怕出意外,建议我们还是到武汉来待产。无奈之下,我只能带着妻子出城。

出城前,我们先在当地政府开了通行证,其实就是一个介绍信,说明我们现在的情况和不得不去武汉就诊的理由。

2020年2月4日,我们准备去同济医院待产——因为我们家大女儿就是在同济生的。但是看到同济医院基本只接收新冠肺炎患者的状况,我们决定去湖北省妇幼保健院进行产检。当天产检很顺利,拿着红安县方面开的通行证,我们也顺利出了武汉,回到家中。

2020年2月12日,眼看着预产期将近,我和岳母又带着妻子去了武汉。那几天,妻子住在产房里,我和岳母就在车上“凑合”。

20日上午10点,儿子出生了。其实省妇幼保健院也没有“熊猫血”的储备,但好在母子平安,一切都很顺利。那几天,我和岳母可以在三楼的病房里照顾妻子,好歹有了住的地方。

滞留武汉后,我带着出生3天的儿子住在车上 | 疫中人⑭

孩子刚刚出生3天。受访者供图

23日上午9点多,妻子的各项检查都出来后,查房医生便通知我们出院。省妇幼保健院的床位也很紧张,我们也非常理解。中午,我们4个人便决定开车回家。

没想到的是,我们出不去了。

当天下午1点,我们开车来到青龙收费站,被疫情防控人员拦了下来。我也给他们看了介绍信,但被告知只能用“武汉出的通行证”。即便妻子抱着刚出生的孩子给他们看,还是沟通无效,我们只能作罢。

今天凌晨3点,我们决定再去试试,还是被拦了下来。我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回到医院的停车场,3个大人和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在车上随便睡了2个小时。我的车是普通大众车,车内空间很小,空气也不好,孩子不停地哭,我们3个大人急得没有办法,除了跟着他哭,也没有什么能做的。

滞留武汉后,我带着出生3天的儿子住在车上 | 疫中人⑭

油箱见底,阮祥银一家不得不就近找到加油站加油。受访者供图。

看到这个情况,我们决定在武汉先安顿下来。但我们对武汉不熟,在医院附近找了十几家酒店,要么关门,要么是被征用的酒店。我们也去找了当地的派出所,民警们的态度特别好,特别热心,开着车带我们去了一家专门安置滞留外地人的酒店。但现在的情况谁又能说清楚要住多久?酒店方面一听说我儿子刚刚出生,也不敢接收,怕孩子太小,时间长了,出了问题谁也付不起责任。

今天下午,我们去了武昌区政府,听说武昌区防控指挥部就在里面办公,我在门口碰到了一个也想办理通行证的人。他说,他是重庆人,徒步一个多小时赶到这里。但保安经过电话与里面的工作人员沟通后,告知我们现在办不了通行证。

后来,我们又通过电话与工作人员沟通。对方告诉我,提交所在地接收证明、医院健康证明和离汉申请后,可以办理通行证。但是后来她发现,省妇幼保健院所属辖区是洪山区,无法为我们办理通行证。我们只能再到洪山区政府碰碰运气,

2月24日晚上,在洪山区防控指挥部协调下,珞南派出所民警给我们在辖区内找到一家可以接收的酒店。民警很热心,叮嘱我们尽量不要外出,并告诉我们,社区方面可以给我们采购物品。

现在,我们总算不用住在车里了。但坦白说,孩子还小,我们还是想尽快回到老家。到家以后,居家隔离还是定点隔离,怎么样都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淘币综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aobii.com/38698.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06696204@qq.com

返回顶部